周杰伦《枫》

周杰伦《枫》

 愚曾试验多次,然必胃腑兼有实热者,用之方的。其真跳者又分两种∶一为心体自病,若心房门户变大小窄阔之类,可用定心汤,将方中乳香、没药皆改用三钱,更加当归、丹参各三钱;一为心自不病,因身弱而累心致跳,当用治劳瘵诸方治之。

后旬余,因登楼受凉,旧证陡然反复,日下十余次,腹疼觉剧。以其能补脾固肾,以止小便频数,而所含之蛋白质,又能滋补脏,使其散膏充足,且又色白入肺,能润肺生水,即以止渴也。

然此气有发生之处,有培养之处,有积贮之处。至于疗肺虚之咳逆、肾虚之喘促,山药最良。

两剂,少腹即不下坠,呼吸亦顺。 是以愚遇由外伤内,若跌碰致吐血久不愈者,料其胃中血管必有伤损,恒将补络补管汤去萸肉,变汤剂为散剂,分数次服下,则龙骨、牡蛎,不但有粘涩之力,且较煎汤服者,更有重坠之力,而吐血亦即速愈也。

心房之内左浓于右,左下房浓于右下房几一倍,盖左房主接发赤血,功用尤劳,故亦加浓也。诊其脉细如丝,右手尤甚。

遂俾以朴硝代盐,每饭食之,病患不知,月余而愈。 卧病旅邸,恐即不起,意欲还里,又乏资斧。

Leave a Reply